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在线留言
标题:集福消灾之道感应篇注解

諂上希旨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奉承在上位的長官,以迎合他的意旨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在上位的長官,尚未做出決定的時候,猶有勸說挽回的機會;但在這時候,若是有人逢迎長官,那麼長官的決心,就會更加的堅定,以至於到了不可再勸說挽回的地步了。這不只是臣子之於君王而已;例如在下的屬官迎合上司,地方的紳士迎合官府,部屬迎合主管,僕人迎合主人等等,這些都是啊!凡是居上位的人,事事都應當依循著道理去做,千萬不可以有所貪圖而自私自利,使人有機可乘,向自己逢迎拍馬;而在下位的人,又怎麼可以去希求不合道理的功名,貪圖不義的錢財呢?應該知道奉承迎合,屈膝諂媚,只是徒然的喪失了自己的良心和人格,和別人結下了無窮的怨業啊!

 

【故事】

 

唐太宗曾經指著一棵樹說:「這棵樹實在是一棵好樹啊!」宇文士及從此就一直不斷的逢人就讚譽這棵樹。唐太宗知道了這件事情,就很嚴肅的對宇文士及說道:「魏徵一直在勸我,要遠離奉迎阿諛的佞人,我始終都不知道,佞人是什麼樣子,今天我才知道,原來你就是佞人啊!」宇文士及聽了,立即就向皇上叩頭謝罪,慚愧不已!

 

受恩不感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受到人家的恩惠,不但不思感恩圖報,竟然還忘恩負義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古時候的人,就是受到別人布施一餐飯的恩惠,也必定會回報的;縱然是沒有能力回報,也一定是銘記感激在心,念念都不敢忘記啊!智度論說:「受到別人的恩惠,而不知道要感恩圖報,這種人簡直連畜生都不如啊!」這句話講得實在是太貼切了!然而恩惠當中,有所謂大恩的有四種:一是天地的大恩,二是父母的大恩,三是國家的大恩,四是師長的大恩。或是有人糊里糊塗的過了一生,對上面所說的四種大恩,根本就未報,而對於私恩小惠的報答,卻是感到沾沾自喜,這就是所謂的捨本逐末,並不是報恩啊!

 

念怨不休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對有仇怨的人,不思以德報怨,卻要懷恨報復;而且還念念不忘,不肯罷休呢!

 

【分析】

 

對於弒君殺父的大仇,離散骨肉的仇恨,君子對於這種的仇恨,自然有他以直報怨的方法。至於私人的仇恨小怨,可以用理性來排遣,可以用感情來原諒,這樣私仇小怨,便可以因此而消除化解了。若是仍然還念念不忘,則怨怨相報,也就永無休止了啊!

 

【故事】

 

唐朝的李德裕,在做宰相的時候,和許多人結下了不少的冤仇。後來李德裕被貶官,謫放到珠崖(也就是現在的海南島);有一次在珠崖,他見到一座佛寺的牆壁上,掛了十幾個葫蘆,心中感到十分的奇怪;就詢問寺裡的僧人,僧人告訴李德裕說:「這都是人的骨灰啊!這些人都是因為得罪了當權的宰相李德裕,因而被貶官流放到珠崖,也就死在這裡;老僧看到他們客死他鄉,屍體無人掩埋,實在是太悲慘了;所以憐憫同情他們,就把他們的遺骨焚化了,放在葫蘆裡面,等待他們的子孫來領取帶回家鄉啊!」李德裕聽老僧這麼一說,嚇得直向後面倒走,而且心痛如絞,竟然痛到死掉。

 

【嘉言】

 

于鐵樵先生說:「別人用勢力加在我的身上,而我則以寬宏的度量,來容忍他這種偏差的行為;這樣就可以掃除內心層層障礙的烏雲,熄滅心中想要報復的星星之火了。」所以君子是不念舊惡的啊!

 

感應篇彙編白話精簡本卷二終

 

太上感應篇註講證案彙編白話精簡本卷三

 

輕蔑天民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惡人做了官,不但不會愛國愛民;而且竟然還敢任意的輕視欺侮天下的人民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唐太宗說:「人民是國家的根本,道德是做人的根本;一個人的道德若是積得厚,則永遠令人懷念感佩;而人民能夠安居樂業的生活,則國家自然就鞏固安全了。」所以做君王的,若是有仁厚的道德;則人民歸向他,就像歸向父母一樣啊!我們觀察古今中外歷史上的聖王,都是仁民愛物,視民如傷;愛護百姓就如同愛護自己的子女一樣;況且是替代君王治理州縣的官吏,就更應該要體會這個道理啊!

 

【故事】

 

宋朝的鄭清臣,生性非常的刻薄寡恩。他當槐里縣的縣令,虐待縣民;等到他任滿離開的時候,槐里縣的百姓把道路都擠滿遮斷了,並且向鄭清臣吐口水咒罵他;鄭清臣就以轄內屬民侮辱長官的罪名奏報朝廷,宋真宗就說:「為政最重要的是在得民心,民心對你的施政,既然是如此的唾棄反彈,那麼你在槐里縣的施政和所作所為,不用問也就可以知道了!你竟然還敢抱怨,把民眾當街侮辱你的事情奏報朝廷,真是太膽大妄為了啊!」鄭清臣因此而被朝廷定罪貶官。

 

擾亂國政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惡人做了官,不但不能愛國愛民,卻擾亂了國家的政務,破壞了社會的秩序!

 

【分析】

 

一個國家必須要培養和平的福報,不可以任意的變更法令制度;即使是有所建設和變革,也必須要十分的詳細謹慎啊;若只是一個人的私意,想要有所變更,就輕率的提出改革的建議;那麼這樣就有了一番的施行,也就會有了一番的擾亂損害;況且祖宗所製定完成的法令規矩,各級官吏的奉行,時間已經相當的長久;而且百姓也已經習慣了,感到很方便,何必一定要頻頻的變更舊有的規定,徒然的擾亂國家的政務呢?

 

【故事】

 

唐朝的宰相李林甫,推廣騎之法;而朝廷的大臣,對於李林甫的這個主張議論紛紛,多持反對的態度;但是李林甫卻是極力的堅持自己的意見,而唐朝的國防力量,因為騎之法推行而一蹶不振了。宋朝的宰相王安石創行新法,而且還一意孤行急切的推行新法;結果給百姓帶來了極大的困擾,導致宋朝國家的元氣,因為新法的推行而大受傷害,國力從此而極速的衰落,這些都是擾亂國政的流弊害處啊!

 

賞及非義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不能夠賞善罰惡,以彰顯勸善懲惡的功能,竟然卻獎賞到不義的惡人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賞之為道,目的就是為了要崇尚道德報酬功勞,所以「賞」是國家朝廷激勵勸導人心重要的法令制度;不應該賞而賞的,就叫做非義。所以違背了是非,廢弛了法紀,助長了惡行;偏心自私,進用了壞人而換掉了好人,這些的措施作為,最是干犯天怒啊!所以負責爵賞的人,能夠不小心謹慎嗎?

 

刑及無辜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刑罰到無辜的好人,使他們含冤受屈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刑罰的目的,是用來懲罰警惕惡人的,聖人不得已才制定了刑罰;所以刑罰本來就不是吉祥,也不是善事;而刑罰額度的裁量,和犯人所犯的罪,若是相當相稱的,尚且還要哀愍可憐他們,因為不明白道理而誤蹈了法網;不可以因為破了案立了功而感到歡喜,這樣恐怕會弄錯了案情啊!所以古人對於刑罰的斟酌裁量,非常的謹慎,詳細的審理明查;若是刑罰不當,使得無辜的人受害,這樣不只是在審查案件上不公平有缺失,而且也違背了上天好生之德的美意啊!況且殺人者死,法律有明文規定,今天卻因為自己的疏失錯誤而刑罰到無辜的人,所殺的不止一個人而已,而將來受到報應的只有我一個人,那麼殺人抵命的道理,不知道應當要如何才能夠公平啊!唉!這種的罪業,就算是平時為官公正廉明,尚且不免於在案情膠著疑雲重重,或是証據相似的時候,偏差的堅持自己的意見來認定罪刑,而不去虛心詳細的明察,因此而導致了後來終身的飲恨後悔;而且無辜被殺的人,一定會怨怨相報緊追不捨啊!何況是那些審查案件漫不經心的官員,那他的果報就更嚴重了啊!想到這裡能不怕嗎?

 

【故事】

 

李龜正擔任法官,斷獄判案的時間相當的長。有一天,他有事出門,經過三井橋的時候,親眼看到十幾個人披頭散髮,大喊「冤枉啊!我是被冤死的啊!」漸漸的走過來逼近他,李龜正這時候感到十分的害怕,立即就折返家中。回到家之後,就教誡他的兒子說:「你們讀書做官,千萬別擔任審判案件論人罪刑的職務啊!我擔任法官,因為清廉謹慎畏懼,所以常常因循依照往例來判決,以至冤枉殺死了那麼多人,我今天就是後悔,也已經來不及了啊!」沒多久,李龜正就死了。

 

殺人取財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故意把人殺害,以奪取他的錢財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把人殺死以奪取死者的錢財,這種的惡行,不一定全都是強盜才會做的;例如貪官污吏,為了貪取非分之財,就用刑罰的手段,將嫌犯殺死在監獄中;豪門巨富貪財無厭,欠他們錢的人,縱然是到了顛沛流離的困境,這些豪門巨富,仍然是昧著良心,逼迫他們限期還錢,而且還加重利息;心狠手辣的人,為了貪取錢財,竟然乘人之危奪取錢財,根本就不理會別人的死活;庸醫為了貪財,枉顧病人的性命,乘人病情危急的時候,搾取病患的醫療費用;這些人都是因為貪財而起了殺人的動機,做出了殺人的行為啊!然而這些殺人取財的人,沒有一個不是被厲鬼索命而死的;而他們所奪取來的錢財,到最後也都化為烏有了啊!

 

【故事】

 

長江沿岸有一個船戶名叫龔僎,乘著江上起大風的時候,把一位富商推下水淹死;然後再奪取富商遺留在船上的錢財,龔僎因此搖身一變成為富翁,在維揚定居下來;不久之後,生下了一個兒子;這個兒子長大以後,也不知道什麼原因,視父親為仇人,龔僎因此感到非常的忿怒,就到廟裡叩問乩仙,乩仙說:「庚子八月西風惡,揚子江中波浪作;二十年前一念差,貴君試把心頭摸!」龔僎聽了大吃一驚,知道二十年前,那位被自己在揚子江上推擠下水淹死的富商,已經投生做了他的兒子,來向他報仇了啊!於是龔僎嚇得棄家而去,最後落得不得好死。

 

傾人取位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陷害別人,以奪取他人的官位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世間的一官一職,雖然都有定命;但是做部屬的,只要肯努力斷惡修善,就有機會升官,升到非常顯赫的地位。平常人只要多做善事,也有機會得到官祿;若是為了自己想升官,就不擇手段陷害他人,以奪取他人的官位;然而因果循環,天理昭彰,陷害他人的人,最後還是會被別人陷害的;奪取別人官位的人,最後自己的官位,也會被別人奪走;而且報應之快,幾乎馬上就可以看得到啊!

 

誅降戮服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賊寇若是已經投誠降服,反而把他們殺死,最是大大的違逆天理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用兵打仗是凶事,戰事實在太危險,聖人不得已才用兵;所以古時候因為戰爭而殺死了許多的敵人,則會替他們感到悲哀,可憐他們戰死沙場;戰勝的一方,並且會為戰死者舉行喪禮;至於投降歸順的敵人,更是應該要憐憫安撫勸諭他們;若是已經投降順服的敵人,而又把他們給殺掉,這種的居心,實在是太殘忍了,所造下的惡業,也實在是太大了;所以將來遭到的災禍,沒有比這個還要大啊!

 

【故事】

 

漢朝的大將李廣,武功高強善於射箭,匈奴人對李廣非常的畏懼,李廣因而就被稱做飛將軍。唐朝的大詩人王昌齡,寫了一首出塞的詩,稱讚李廣的英勇說道:「秦時明月漢時關,萬里長征人未還;但使龍城飛將在,不教胡馬渡陰山。」然而李廣的官運卻不好,他的戰功雖然彪炳,但是始終都不能夠封侯;李廣曾經對相士王朔說:「我李廣自少年從軍以來,每次和匈奴作戰時,沒有不搶先在前,拼命的殺敵立功;漢兵追擊匈奴的時候,我也每次都參與;然而比我晚從軍的後輩,都已經封侯了;而惟獨我卻不能封侯,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啊!」王朔說:「將軍請您仔細的想想,在您的一生中,有沒有做過使您感到遺恨的事情呢?」李廣回答說:「我曾經殺死已經投降的胡人八百人,事後我也感到非常的後悔遺恨啊!」王朔說:「災禍莫大於殺死已經投降的敵人,這就是您所以不能夠封侯的原因啊!」後來李廣出征匈奴,在沙漠中迷失了方向,李廣因此而自殺身亡;他的孫子李陵也做了將軍,在一次戰役中,被匈奴俘虜而投降了匈奴;李陵的家族,因此就被漢朝的天子下詔滿門抄斬。

 

貶正排賢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貶謫正直的官吏,到邊遠的地方;排擠賢良的同僚,使他失去官位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正人君子,賢良之士,都是國家的棟樑,所以應當要重用他們,這樣朝廷中才能人才濟濟,國內國外也都會知道而有所畏懼警惕;若是因為妒忌他們的才能節操,和自己不同道,就想盡辦法排擠他們,放逐貶謫他們到邊遠的地區;這種妨害賢良毒害國家的罪孽,實在是太大太大了啊!

 

明朝顏茂猷先生說:「凡是排擠貶謫賢良的人,和包容賢良的人,原來相差並不遠,只是因為被「我見」所影響。例如有聽到賢人的名聲,對他非常的仰慕;等他到了面前,對他便有一兩件事情忍耐不過,積久之後,便成了仇恨。故包容關係較遠的賢人比較容易,包容身邊的賢人則比較困難;包容的時間短比較容易,包容的時間長則比較困難,這是什麼原因呢?因為彼此的氣,互相的抵衝,而彼此的才能,也互相的抵觸了。彼此的名聲,在互相的排擠下,造成彼此的影響互相的打擊的緣故啊!而且這些賢人,也未必都能夠做到了平等心、無我相的地步;所以在彼此交往久了之後,就看見對方的短處了;以往仰慕對方的德行,現在則認為是錯敬了對方;今天嫉妒賢人,反而覺得自己的心中是沒有偏差的,其實這就是自己的心量不能夠容下賢人君子啊!所以有君子相遇,而最後卻弄得反目成仇,毛病就是出在這裡。必須平日就要有克己忍辱的功夫,不為名、不著相,實實在在的為國為民;對於一切的毀謗讚歎,絲毫都不放在心上,這樣才能為子孫和百姓造福啊!」

 

【故事】

 

唐朝的盧杞,很討厭顏真卿,一直想把顏真卿趕出朝廷;當時剛巧李希烈叛變,盧杞就向皇上奏道:「臣想只要得到一位儒雅的重臣,為李希烈分析叛變的福禍,就可以不用勞動軍隊,而使得李希烈臣服朝廷;顏真卿乃是三朝的舊臣,忠心正直,剛烈果決,而且名重海內,大家都佩服他;所以臣想他是最恰當的人選了!」皇上因此同意盧杞的建議,下詔派遣顏真卿,代表朝廷去安撫李希烈;後來李希烈想要留下顏真卿當他的宰相,顏真卿抵死不從,因而為國殉難;所以這件事,實在是盧杞所造成的。後來李懷光向皇上奏報:「盧杞殘害忠良,奸臣誤國。」盧杞因此就被貶官流放到新州,而且就死在新州。

 

凌孤逼寡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欺凌孤兒,逼迫寡婦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凌孤逼寡這句話的大意,在前面的「矜孤恤寡」的註解中,已經提到了;太上既然勸誡「矜恤孤兒寡婦」於前,又再勸誡「凌逼孤兒寡婦」於後,反覆的叮嚀,十分的懇切;因為孤兒寡婦是人生的不幸,所以為天地所重視;怎麼可以乘他們無依無靠的機會欺騙他們,殘害他們呢?甚至侵占奪取他們的財產,或是使用詭詐的手段,派遣他們勞役差事,或是依仗著權勢,迫使孤兒寡婦流離失所,冤屈無處控訴啊!我們暫且不論鬼神的明察,和報應的不爽;只要想到孤兒,他們也是人家的兒子;寡婦,她們也是人家的妻子,請將自己的兒子,自己的妻子,設身處地將心比心的想想,也就不會做出這種傷天害理凌孤逼寡的事情了。

 

棄法受賂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做官的竟然敢拋棄法律,接受人家的賄賂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從「棄法受賂」,一直到「見殺加怒」,都是就官員審問刑案上面來說的。凡是衙役或是書辦,也包括在內,並非專指法官而已。太上說「曲直輕重」,首先就說到「棄法受賂」;因為「曲直輕重」自然會有它一定依循的法則;而其惟一的目的,就是想要得錢;所以才會任意的接受,賄賂之人所請求的條件,而顛倒了法律規定;若是法官、衙役或是書辦,枉顧了法律的規定,竟敢拋棄法律,僅憑自己的好惡,來判定人犯的死生,那麼人民將不知道如何是好,而且會不知所措;難道他們沒想到,這樣做的話,一定會弄得天怒人怨,而且自己也必定會遭到奇禍啊!

 

【故事】

 

侯鑑在擔任江夏令的時候,與一位僧人頗有交情,只要他遇有空閒,就一定會去拜訪這位僧人。而且在他每次拜訪的時候,僧人都早就已經準備好了歡迎招待他的菜飯;可是有一次侯鑑去拜訪僧人,僧人此次的招待,卻和以往相差的非常懸殊;侯鑑因此就問僧人,僧人回答說:「侯大人,您每次來訪的時候,土地公一定會事先通知我,所以我才能夠預先做好準備啊!可是您這次來訪,土地公卻事先沒有通知,所以我才來不及準備,以至於招待不週啊!」侯鑑聽了非常的震驚,就拜託僧人請問土地公,這次不通知的理由?當天晚上,僧人就夢到土地公對他說:「侯鑑的官本來可以做到宰相,可是近來因為他接受了一位姓胡的,賄賂他六十兩的銀子,因此而冤枉的斷下了一件案子;天帝已經銷去他宰相的職位,他的官只能做到監司的職位,和我已經沒有統轄的關係了,所以我才沒有通報啊!」

 

以直為曲,以曲為直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把理直的變成理曲,把理曲的反認為是理直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兩邊的當事人,各自都向官府提出了訴狀,互相的控告對方;這時候雙方道理的曲直,尚未查明清楚,他們的生死與奪、有罪沒罪,全都在法官的一句話啊!所以法官怎麼可以輕忽隨便的就宣判呢?現在卻有把當事人理直的判成了理曲,而把理曲的判成為理直的法官啊!如此曲直顛倒的法官,若不是因為他接受了賄賂,就是他偏心循私啊!否則輕率鹵莽到了這種地步的人,怎麼會當得上法官呢?

 

【故事】

 

趙時在擔任無為州教授的時候,有一天晚上,他夢到一個囚犯對他說:「我不幸被祖翔害死了啊!」趙時就說:「祖翔這個人精通法律,操守又廉潔,為人處事非常的謹慎,他怎麼可能會冤枉你呢?」囚犯說:「我的死,雖然不是祖翔的意思;但是因為他心裡面一直都懷疑我有罪,所以他就曲直不分,竟然把我判了死刑!所謂冤有頭、債有主,不是祖翔害死我,那又是誰呢?我已經把我的冤情,告到冥王那裡,所以祖翔也活不久了!」果然一個多月以後,祖翔就死了。

 

入輕為重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把應該判輕刑的,卻把他判了重刑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書經說:「法官在判刑的時候,若是心中感到懷疑,就應該判得輕些。」又說:「判罪寧可判得輕些,也不要判得比他應該判的罪刑重啊!」但是居然有法官,故意把應該判輕的判成了重刑,實在是嚴重違背了聖人體卹憐憫罪犯的用心啊!而且人命關天,關係生死,責任更是重大,負責審案的官員,最應該加以留意,小心的蒐查証據,不可以有絲毫的疏忽;否則容易被誣賴之徒乘機利用,而誤導了案情啊!

 

見殺加怒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看見有人被判死刑執行死刑的時候,不替他哀憐,反而加以瞋怒,這種人實在是太殘忍了!

 

【分析】

 

曾子說:「如得其情,則哀矜而勿喜。」這是說有罪的人,當他接受刑罰的時候,仍然應當要體諒他犯罪時候的動機,不可以輕率任意的加重他的罪刑;況且死者不可能再復生,雖然是他自作自受,罪由自取;然而現場看到他受刑被殺,心中應該是感傷不已,正要為他掩面哭泣流淚都來不及了,怎麼可以加以瞋恨忿怒呢?這種人的心,實在是太殘忍了。至於家禽獸畜魚類,被人宰殺的時候,更是應當要憐憫牠們的無罪無辜;若是見到牠們被殺而加以瞋恨憤怒的話,這種人一定是殘暴酷虐嗜好殺生的惡人啊!

 

知過不改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明明知道自己的過失,卻是不肯悔改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文殊菩薩向佛陀請教說:「少年的時候造孽,到老的時候才修行,這樣能夠成佛嗎?」佛陀回答說:「苦海無邊,回頭是岸。」圓悟禪師說:「那一個人沒有過失呢?有了過失能夠改,就是善莫大焉啊!」所以唯有君子能夠改過遷善,那麼他的道德也就日新又新;而小人則是掩蔽隱藏,甚至文飾他的過失,所以他所造的惡業,也就愈來愈顯著了。

 

【故事】

 

宋朝的大文學家曾子固(曾鞏)與王安石的交情頗佳,神宗皇帝就問曾鞏說:「你覺得安石的為人怎麼樣呢?」曾鞏回答說:「安石的文章行誼,並不比漢朝的揚雄差,但是因為他吝嗇,所以比不上揚雄啊!」皇上說:「安石的為人並不重視富貴錢財,你怎麼說他吝嗇呢?」曾鞏說:「臣所謂的吝嗇,是指安石雖然勇於任事,有所作為;但是他卻是吝於改正自己的過失啊!」神宗聽了曾鞏的話,就點頭表示同意他的看法。

 

見善不為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明明看見善事就在眼前,卻是不肯勇敢的去做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古人說:「取小所以就大,積一所以成億。」所以做善事,貴在要日積月累的儲積。知道是善事,就馬上要去做;而且還要很認真努力的去做。老子說:「九層高的樓臺,最初也是開始從累土漸漸累高的啊!千里之遠的行程,最初也是開始從腳下一步一步的走啊!」人若是能夠每天改掉一個過失,則可以消除一項的罪業;若是能夠日行一善,則可以增加一個福報的基礎。

 

【故事】

 

周朝末期的時候,齊桓公有一次經過郭氏的廢墟,就問住在附近的老人說:「郭氏家族是怎樣衰敗滅亡的啊?」老人回答說:「因為郭氏家族喜歡善事而厭惡惡事的緣故啊!」齊桓公就說:「喜歡善事,討厭惡事,怎麼會衰敗滅亡呢?」老人說道:「因為郭氏家族喜歡善事,而不能夠去做善事;討厭惡事,而又不能禁止自己不去做惡事,所以才會衰敗滅亡啊!」

 

自罪引他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自己犯了罪,不肯承認;反而牽引他人,希望脫卸自己犯罪的責任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罪是自己犯下的,等到東窗事發的時候,就牽引嫁禍別人,這就是俗話所說的拖人下水啊!他的動機,不是希望掩飾疏漏自己的罪行,就是想要報仇嫁禍他的仇人;卻不知道,自己的過失,終究是遮掩不住;而誣賴別人,也終究是誣賴不成啊!只是徒然的增加了自己的罪孽而已;縱然是僥倖逃過法律的制裁,但是仍然難免會遭到天誅啊!

 

【故事】

 

趙業曾經在旁觀看賈奕殺牛,賈奕死了之後,就向陰間的判官說:「我殺牛的時候,趙業也在旁邊幫我殺啊!」他這樣說,是希望趙業能夠分擔自己的罪過。等到趙業的魂魄被鬼卒拘捕到陰間,幾乎不能辨認賈奕了;不久就看見一面大鏡子,直徑大約有一丈多長,懸在空中;這時候,可以很清楚的看見,賈奕手裡拿著刀在殺牛,而趙業則是靠在門的旁邊,心中有不忍之意;這時賈奕才肯服氣認罪,而趙業的魂魄才能夠重返陽間。

 

壅塞方術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故意阻撓醫卜星相或是一技一藝等類的方術,使他們不能夠用所學的方術,來養家活口濟助世人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醫卜星相以及一技一藝,都可以算是方術;功夫淺的人,可以藉著方術來養家活口;功夫高的人,則可以用來濟世救人。若是故意的壅塞阻撓這類的方術,使他們不能夠行使,這就是我們的心量不夠廣大,而國內就會有許多饑寒失業的人了!至於是邪師庸醫,會傷害到教化,會誤人的性命,以及燒丹煉汞這類的方術,就不可以援用這個例子,而是應當要加以禁止。

 

【故事】

 

翟乾祐在世的時候,因為他能夠考召神明而頗有名聲。他每每念到雲安境內江河,水流危險的地方,就有十五處之多;因此他就召來灘神,想辦法要弄平這些灘險,使險灘不再危險;共有十四處的灘神應他召請而來。獨獨有位女灘神,頭上戴著高帽子,身上穿著大長袍,向翟乾祐慷慨的進言說:「據我觀察,您要平灘險的用意,不過是為了要方便往來的船隻;您不知道從事船隻生意的人,獲利相當的豐厚;縱然是多花些小錢,對他們來講,也不足以構成損失;而沿江居住窮苦的人家,就有三四百戶之多;他們沒有田地可以耕種,沒有桑樹可以養蠶,全都靠著用勞力拉船,渡過險灘討生活啊!今天若是把這些險灘弄平了;對行船的人而言,固然是方便多了;可是對那些住在江邊,靠著拉船過日子的窮人來說,以後他們要靠什麼過活呢?太上的意思,決定不是這樣的,我深恐您到時候會因此而獲罪,不免為您擔心,所以向您建議希望您能改變這個決定!」翟天師歎氣的說道:「您的考慮是如此的周延深遠,不是我能夠比得上的啊!」於是就再命令十四位灘神,各自的重新恢復灘險。

 

訕謗聖賢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對於古聖先賢,不能夠恭敬的崇奉,竟然敢任意的毀謗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有兩種人喜歡戲侮毀謗聖賢,一種人是因為自己的愚痴,不知道聖賢偉大的教化,對世間有深遠的影響,這種人就像是躲在甕裡面從甕口看天,卻埋怨天空為什麼那麼的渺小。另外一種是世智辯聰的人,仗著自己的聰明辯才,煽動鼓惑他人毀謗聖賢,這種人就像是在水中捉月亮一樣,徒勞無功;而聖賢是不會因為他們的煽動鼓惑別人毀謗,而受到任何的影響。

 

【故事】

 

高之綬不信仙佛,而且還想盡辦法極力的毀謗。他曾經用法華經來糊牆壁,有人送他一尊佛像,高之綬就說:「這個佛像可以拿來做成器具使用啊!」於是就用鋸子鋸開,做成環形的飾物十枚;後來高之綬因為譏諷批評朝廷的施政,被皇帝下詔,把他送到刑部審判問罪,最後被判腰斬,並且在市集上公開的執行。

 

侵凌道德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遇到有道有德的人,不尊敬他、不親近他,反而侵犯他、欺凌他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世間有道德的人,例如讀書明理的儒者,刻苦修行的僧人或道士;他們的言語,可以做為世人的法則;他們的行為,可以做為世人的楷模。這些有道德的人,所以出類拔萃超群出眾,乃是因為天地正氣之所鍾啊!我們愛敬他們都來不及了,怎麼可以侵犯欺凌他們呢?

 

【故事】

 

國清禪師講經說法度化眾生;但是有某位官員,向來就不相信佛法,就把禪師綁起來,打了二十大板;這位官員晚上就夢到死去的父親很生氣,而且哭泣的向他說:「你竟敢污辱禪師,閻羅王為了這件事情,也打了我二十下的鐵鞭,連你的官位也被削除了啊!」

 

射飛逐走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射殺飛禽,逐捕走獸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射—不只是用弓箭射而已,凡是用火鎗、鳥銃、藥弩、彈弓、粘竿、扣索、網縵,都算是射啊!或是為了賣錢,或是為了貪圖口腹之欲,就在四處布下了殺機陷阱,使得飛禽喪命,有的頭被斬斷了,有的胸被貫穿了,不知道有多麼的痛苦啊!我們應當要加倍的發慈心來救護牠們。吃牠們肉的人,為何忍心要跟牠們結上這個往後必定會報復的怨仇,而一定要用牠們來充當我們可以調整減少的菜餚啊!而捕殺禽獸為業的人,何苦要造下這種無窮的怨孽,來賺這種有限的利潤呢?

 

發蟄驚棲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發掘蟄伏在土裡的蟲,驚擾棲息在樹上的鳥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天冷的時候,蟲都蟄伏在土裡面,若是把蟲挖掘出來,牠們一定就會凍僵死掉。所以太上在這裡特別寫出來,以禁戒人們不要做;而諸佛菩薩尤其更是愛惜憐憫這些小蟲,人怎麼可以不體會這個道裡,而隨便的去挖掘蟄伏在土裡面的蟲呢?

 

【故事】

 

宋朝的大將曹彬,在冬天的時候,決不整修房屋和牆壁;有人就問他原因?曹彬回答說:「冬天修理屋牆,恐怕會傷害到蟄伏在裡面的蟲啊!」

 

【分析】

 

鳥既然已經棲息在樹上,就好像人已經上床睡覺一樣;這時候忽然有所驚動搔擾,豈不是全家都被驚擾的大亂了嗎?太上不要驚動棲息在樹上鳥兒的教誡,跟孔子所說:「弋不射宿」的意思是一樣的;仙經上也說:「凡是能夠隨時隨地行方便,救護眾生性命的人,必定會得到福德長壽的果報。」

 

填穴覆巢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填塞蟲蟻居住的洞穴,翻倒禽鳥棲息的鳥巢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穴—是一切細小的含靈聚集居住的場所;自人看來,只是一個洞穴而已;從牠們看來,則是牠們賴以安居的家啊!跟人居住的家,沒有兩樣,怎麼可以把洞穴填起來塞住呢?這樣就會斷了牠們的生門,絕了牠們的出路;而且甚至會覆滅牠們的宗族啊!人類怎麼可以忍心這樣的做呢!

 

【分析】

 

巢—是一切大小的鳥類,依止在裡面哺乳生產的地方,並且還可以躲避霜雪寒冷的侵襲,被網捕捉被彈射到的危險。若是被人弄翻了鳥巢,就跟人類被毀了屋宅燒了房子的情況沒有兩樣,豈不是置牠們於死地嗎?

 

【嘉言】

 

慈壽禪師說:「世人多殺生,遂有刀兵劫;負命殺你身,欠財焚汝宅。離散汝妻子,曾破他巢穴;報應各相當,洗耳聽佛說。」這首偈子的意思是說:「世間的人多殺生是因,於是就有刀兵劫的果報;因為你殺了他的性命,所以他就來殺你,要你還他的命;你欠他的錢不還他,他就來燒你的家,使你損失財產;把你的妻子離散了,原因就是你過去曾經破壞過鳥類蜂類的巢穴,這就是報應啊!而且報應是相當的,所以我們要洗洗耳朵,好好的聽佛說的話啊!」

 

傷胎破卵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傷害了動物的胞胎,破壞了牠們的蛋,都是殺生的行為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動物禽鳥雖然還沒有出生,但是胞胎和蛋,裡面都有生命,就像人類懷孕一樣,所以傷了牠們的胎,破壞牠們的卵,就等於是在殺生啊!佛說:「人若是凶惡殘暴,不相信因果報應的道理,敢去捕捉剛出生的幼小禽鳥,和吃牠們的蛋,使飛禽鳥類失去了牠們的孩子,因而悲傷的啼叫;甚至傷心到眼中出血,這種人會得到孤獨沒有兒子的報應啊!」

 

願人有失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常常願人失敗而幸災樂禍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別人有了失敗,實在是很不幸的事情;不為他感到哀傷憐憫,卻反而願他失敗最好,這就是所謂的幸災樂禍啊!這種人既然是以為災禍是可幸可樂的,所以災禍怎麼會不跟隨著他而來呢?那麼失敗不會是別人,反而是落在自己了。人雖然是再笨,也不應當這麼做啊!

 

毀人成功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毀壞別人成功,使他功敗垂成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毀—有兩種的意思,一種是毀壞,一種是毀譖。想要立功的人,無論是要立大功,或是立小功,莫不是竭盡所能的力圖成功;而我卻是一定要去阻撓他,破壞他,使他失敗;我這種的心術,真是如同蛇蠍一樣的狠毒啊!

 

【故事】

 

明朝的曾銑,負責邊防的軍務,他想要收復河套;當時的宰相嚴嵩,攬權貪污,恐怕曾銑會收復河套,立了大功;就乘機向皇上毀謗曾銑和夏言,擅自挑起邊疆的衝突;因此曾銑夏言兩人,都被朝廷處死。後來嚴嵩被彈劾,罷黜為平民;他的兒子嚴世蕃,則被砍頭處死。

 

危人自安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使人承當危險,只求自己安穩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千經萬論,只是論一個心字,現在我與別人同處在禍亂之中,竟然想要使別人承當危險,而我卻居於安穩;這種存心,實在已經喪失了本有的良知啊!于鐵樵先生說:「捨卻危險而就安穩,這本是情理之常,而為什麼被上天所厭惡呢?上天並非厭惡他自求安穩,而是厭惡他使人承當危險;人生所經歷的許多情境,莫不有安穩和危險的分別;如果只知道自己求安穩,而不顧別人危險的話,則殺機已經埋伏在其中了,隨時隨地都會有暴發出來的危險啊!如果使這種詭計得以成功,那麼狡猾詭詐的人,都可以高枕無憂,而心存仁厚的人,都要活不成了啊!這怎麼是天地之心呢?

 

減人自益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剋減別人的利益,只圖自己的利益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天下惟有利益他人的人,才能夠利益自己。如果是無益於人,而僅是有益於己,尚且不是真正的利益;況且是減損了他人的利益,而自己卻取得了較多的利益啊!這種人就是所謂的「只顧自己的財富,不顧他人的貧窮」啊!于鐵樵先生說:「現在的人,對於錢財田地房產等等的事情,往往就是這樣的減人自益;他們怎麼會知道,這樣做只是在向人借債而不寫借據啊!雖然他們的錢財,日益的增加,可是他們生命的大限,卻因此而愈來愈近了;這樣看來,那裡有所謂的利益啊!」

 

以惡易好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貨物交易的時候,竟然把壞的東西,暗中換了好的東西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所謂以惡易好,例如拿鐵來換金,用石頭來換美玉,以布來換綢緞等這類的事情;在達觀的人眼裡看來,是不值得一笑的;但是這種人的心態和動機,則是接近偷竊啊!

 

【故事】

 

宋朝的大文豪蘇東坡,曾經珍藏過一塊美玉,有一位叫章持的官員,到蘇東坡的家中拜訪,並且請求觀賞這塊美玉;章持就乘著觀賞美玉的機會,竟然偷偷的用一塊燕石換掉了美玉;蘇東坡當時沒有發覺,等到抵達黃州的時候,才發現美玉早就被章持換掉了,然而蘇東坡卻只是一笑置之。這件事情過沒多久,章持就被朝廷貶官,流放到台州而死;不知道這塊美玉,又歸何人所有了!

 

以私廢公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以自己的私心而廢棄了公理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以個人的喜怒恩怨,而廢棄了公道的是非曲直;如果在上位的領導人以私廢公,就會邪正不辨;那麼朋友鄉黨之間,就會有黨同伐異排斥異己的嫌疑了。一個人若是以私廢公,更進而愛憎不當;那麼就會連自己的家人,父子至親骨肉,也都會變成怨家了。人情蒙蔽的害處,莫甚於此啊!

 

【故事】

 

從前洛陽縣令孔翊,在衙門的庭前,放置了一個火盆,凡是有關說請託的信件,一律投入火盆燒掉,連看都不看;他說:「縣令與百姓最親近了,官場上難免會有許多的請託;若是照辦的話,則百姓就會受害;若是不照辦的話,就不免會得罪人;惟有請託的信函到我手上的時候,我不拆開,立刻就把它投入火盆燒掉;在我來講,我不知道請託的是什麼事情;而在請託的人來說,也不至於得罪他們啊!因為公理的曲直是非,都有一定的標準,審判案件也有法令的依據,怎麼可以以私廢公呢?」後來孔翊的兒子,十九歲就考中了進士。

 

竊人之能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竊取他人的技能,據為己有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例如竊取別人的文章,以為是自己的文章;竊取別人的謀畫,以為是自己的謀畫;竊取別人的功勞,以為是自己的功勞;竊取師傅的教誨,以為是自己的見解;這些都是自欺欺人的行為,必定會遭受到譴責。

 

【故事】

 

周朝的時候,梁山發生山崩,晉國的國君就召見大夫伯宗,了解山崩的情形。大夫伯宗在前往晉見國君的途中,遇到一位車伕;就問他說:「你最近有沒有聽到些什麼消息啊!」車伕回答說:「梁山發生了山崩,崩落下來的土石,把河流都壅塞住,河水因此而不流了啊!聽說晉君為了這件事情,正要召見大夫伯宗,商討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呢!」伯宗就問車伕說:「那要如何解決呢?」車伕說:「很簡單,只要晉君親自率領文武百官,到梁山去哭泣祭拜,那麼河水就會流動了。」伯宗就用車伕的建議,向晉君報告,晉君採納照辦之後,河水就開始流動了。晉君就問伯宗說:「你是怎麼知道用這個方法的呢?」伯宗回答說:「是我自己想出來的啊!」孔子聽到之後就說:「伯宗這個人,快要絕後了啊!因為他竊取了別人的善行,以為是自己的善行啊!」後來伯宗果然遇害身亡,他卿大夫的官位,也就斷絕了。

 

蔽人之善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隱蔽他人的善行,不使別人知道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佛經說:「善這一個字,最能夠成就世人一切的行願了。」所以人若是有一句的善言,一件的善行,就應當要表揚才對;而且還要惟恐表揚的不夠,不能夠使他的善言善行發揚光大;這樣做,不但可以成就他本人的美譽,而且可以打動別人的善念啊!也可以使得大家彼此的傳播勸導,那麼行善的人,就會愈來愈多了;這實在是一件樂事,為什麼要去隱藏遮蔽它呢?所以隱蔽別人善行的人,他的心中必定是毫無好善之心,恐怕還有嫉妒的念頭呢!所以才會不願意彰顯別人行善的美德,恐怕這樣會突顯自己的罪惡,這種人就是天下不祥之人啊!

 

【故事】

 

從前有兩位讀書人,奉命編纂整理江陰縣的縣誌。他們偶然見到舊縣誌裡,記載有兩位守節婦人的事蹟;認為這件事情平淡無奇,就把這兩位節婦的記載刪除掉。當天晚上,城隍廟裡的道士,就聽到有兩位婦人在向城隍哭訴說:「我們兩個人一生吃苦守節,死了之後,我們守節的事情,就被記載在縣誌上,現在卻無緣無故的被人給刪除了啊!」城隍聽了之後說道:「這兩位讀書人,本來是應該可以考取功名的,既然他們隱蔽別人的節義善行,就應當削除他們的官祿。」兩位婦人聽了城隍的這番話,就向城隍泣謝禮拜後,就離去了。後來這兩位讀書人,聽到了這件事情,就駁斥的說:「這簡直就是胡說八道,打妄語嘛!」到了明年,兩位讀書人果然因為考試的成績太差,而被奪除廩生的資格;因此抑鬱悲憤而死。

 

形人之醜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形容他人的醜事,並且還廣為宣揚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人們的醜事醜行,也就是所謂的「言之辱而不可聞於人者也。」而有人卻竟然敢去形容別人的醜事,暴露他人的醜行,這樣做不但會傷害到自己的厚道,連自己所積的陰德,也都會隨著消失啊!

 

訐人之私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揭發他人的隱私,而且還到處的傳播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人非聖賢,那一個人沒有隱私呢?我們本來就不應該去探聽別人的隱私啊!若是在無人之處,看到別人的隱私,就把它到處的傳播公諸於世,使得他見不得人,在社會上沒有容身之處;這種的居心,最為陰險狠毒,而且必定會招致天怒人怨。

 

【故事】

 

唐朝武則天當皇帝的時候,下詔禁止屠宰;有位擔任拾遺職務的張德,剛生了一個兒子,就私下宰羊,請同事吃飯慶祝一番。杜肅就偷偷的帶著張德宴請同事的羊肉,向武則天揭發張德違反朝廷禁止屠宰的命令。第二天,武則天就對張德說:「朕聽說你生了一個兒子,非常的高興啊!」張德就向皇上拜謝。武則天就問:「張德,你是從那裡得到羊肉請客的?」張德聽皇帝這麼一問,立刻就叩頭認罪。武則天就安慰他說:「朕下詔禁止屠宰,但是家中辦喜事,或是辦喪事,則不在禁止的範圍之內。你從今以後若是請客,也必須要謹慎的選擇客人啊!」武則天說完之後,就拿出杜肅攻訐張德的奏摺給他看。這時候杜肅感到慚愧的無地自容;滿朝的文武官員,非常不齒杜肅的為人,都想要向他的臉上吐口水;後來杜肅就淪落了,下場相當的淒涼。

 

【結語】唉!人們往往為了一句話,而傷了天地間的和氣,為了一件事,卻釀成了終身的大禍;所以我們為人處世,不可以用激烈的言詞,和戲謔的言語,這樣會使別人怨恨我們,怨恨到骨髓裡,俗話說:「打人莫打膝,道人莫道實」,就是這個意思啊!

 

耗人貨財。

 

【解釋】

 

消耗別人的貨財,從中謀取利益。

 

【分析】

 

這是指那些奸惡的小人,誘騙人家的子弟,或蠱惑愚痴的人去嫖妓、賭博、打官司、燒煉丹等等的事情,而自己則可以乘機從中取得利益;因此不肖的子弟,被這些奸惡的小人所愚弄,就不顧祖先創業的艱難,而消耗浪費家中的產業;等到家業敗光的時候,也就家破人亡了;我們探討追究其原因,到底是誰的錯啊!他能夠逃得過惡報嗎?

 

本站首页 · 道教动态 · 道家养生 · 道家文化 · 道家人物 · 道教修持 · 关于本观 · 联系我们 · 在线留言
 
 
版权所有:桐梓县崇德观 Copyright © 2010-2017
地址:贵州省桐梓县西门虎峰山(猫山)顶崇德观
永久网址:www.tzdaojiao.com(谐音 桐梓道教)